傑瑞斯帶我遇見的感動 - My Story (1) 韓文欣



2011 
年的夏天,我存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–一百萬元,為了讓「遊學」不再只是口頭蟬,夢想不只是夢想,因此決定送自己一個特別的生日禮物–選擇一個國家,一個城市,認真地生活並體驗不同的文化。雖然有些人說,夢想正因為無法輕易觸及才被稱之為「夢」、「想」,但對我而言,夢想是在未知的結果中,努力發掘並充實自我的過程,不論結果如何,想要改變現況,就必須先學習勇敢。

 

在經過網路資訊收集與朋友的介紹,我選擇了傑瑞斯這個專業團隊為我細心指導,並處理遊學申請各項大大小小的事務,從分析澳洲每個城市的氣候、物價與生活開銷等,到語言學校、英語課程與住宿方式的選擇,傑瑞斯都提供我最詳細且滿意的諮詢,藉此要先真誠地感謝傑瑞斯這群認真的團隊。

 

2012 年 月 24 日,出發的前一晚,邊打包著行裏邊思考著許多事,當時的心情不知是興奮、期待或者是緊張與害怕,因為即使在網路上閱讀再多與澳洲遊學生活相關的文章,沒有親身經歷過,真的無法預知與想像在一個未知的國度裡會遇見什麼事,忐忑不安或許是最能形容當下感受的言詞了。就帶著這樣的心情,與我親愛的家人朋友們說再見,離開了臺灣桃園國際機場,說真的,在離開的那一刻,我哭了,有那麼一點後悔自己放下工作去遊學的這個決定,甚至開始覺得原先計劃停留半年的時間很漫長。

 

然而,這樣的情緒,在搭乘深夜最後一班抵達澳洲布里斯本的班機後,漸漸緩和了。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前往英語系國家,雖然先前也曾經一個人飛往上海,但這次除了語言不同之外,這裡並沒有我所認識的人在等我。出海關後,我拿出傑瑞斯給我的接機人電話,邊撥打的同時我邊思考著,萬一沒有人接聽該怎麼辦,也許是擔憂導致分心,我看錯了電話號碼誤撥給傑瑞斯為我安排的寄宿家庭的 Home 爸–Peter,在無預警的情況下接通電話,電話中傳來 Peter 親切的問候,我這才恍然大悟趕緊用著不流利的英文拼拼湊湊地和 Home 爸解釋,掛斷電話後,雖然覺得有點糗,但卻因此讓我的心情平靜許多。

 

不久之後,傑瑞斯的接機人員就到達機場了,一路上細心的為我說明這個城市的點點滴滴,從生活習慣到文化差異,並明瞭我心裡的不安,趕緊提供網路給我向家人報平安。到達寄宿家庭後,雖然已經深夜一點多了, Peter 仍然熱情地出來迎接我,接機人員為我安置好行裏後,告訴我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打給他或到 City 的代辦諮詢,雖然只是短短一句話,但對於剛到異鄉的我,無形中就像是一種精神支柱。Peter和我簡單的聊聊後,初略地和我先介紹這個家的成員與佈置後,對我說了一句話–「I will treat you as my daughter, you can treat me as your second father. If you have any problem, I must help you.」我想,在當下沒有什麼事會比這樣的話語來得窩心吧!Thank you all so much!

 

隔天早上,Peter 為我再次詳細說明這個家庭大大小小的規則,並介紹和我一樣剛到布里斯本的韓國女孩 Jin,以及家中的另一位東京女孩 Mio 給我認識,我們三個因為年紀相當,加上就讀同一所語言學校 ILSC,並有著相同地從認識西文世界將英語學好的目標,很快的就成為好朋友。隨著生活的時間漸漸變長,在語言學校裡認識的異國朋友越來越多,與在寄宿家庭中學習的西方文化,從西餐禮儀、生活習慣、家庭、教育、信仰、工作態度到思維模式,常常讓我有大開眼界的感覺,也發現這個世界原來真的很大,要學習的事情還有好多,環境可能會影響一個人的行為模式,但卻無法決定你的生活態度。

 

我想,我真的很幸運,寄宿家庭的每一位家庭成員和學生們都很友善,Peter 和他的太太 Heather 以及他們的兩個兒子及三個女兒們,家人感情十分好,經常會有 Party 或一起出遊等聚會,與 Joseph 家庭一起生活約十一個月的日子裡,我看見這個家庭與許多臺灣家庭不一樣的地方,他們雖然沒有在同一個屋簷下生活,卻會隨時想到對方並關心彼此,相較於臺灣的家庭,他們更勇於表達情感與真誠。並非臺灣人不懂得維持家庭,而是我們總是不擅於表達自我,常常覺得不好意思,又或者習慣猜測人心,以自己的思考方式去認定他人的思維。

 

記得,在語言學校認識的第一位巴西男孩 Alvaro,他是一位賽車手,透過到世界各地參加比較賺取旅費生活,在他離開布里斯本的前一天,曾經告訴我–「Enjoy your everyday life as your last day in your life, you will enjoy everything.」,這句話其實很有道理,因為人往往要在失去時才懂得珍惜,然而,最讓我驚訝的是,告訴當時 26 歲的我的他,只有 18 我想,這或許和他所從事的工作有關吧!因為像賽車這樣的極限運動,稍有閃失,或許生命就因此結束了

 

在語言學校的時間過的很快,一直告訴自己在離開澳洲前一定要和當時出發前的自己有所不同,要把英文學好,要去看看這個世界不一樣的角落。因此,在上了一個月的一般英語課程後,為了督促自己學習,決定轉換至中高階劍橋英語課程,並順利通過筆試與面試取得上課資格,然而,對於當初只有英文中級程度的我,真的非常辛苦,甚至一度因為壓力太大而在授課老師 Robyn 面前淚崩,老師和我分享她曾經為了將中文學好而到北京生活 18 個月的歷程,並不斷給予我支持與鼓勵。我相信,適當的壓力真的是使人成長的重要因素,在面臨挫折後,若能重新調整自我並站起來,就會發現不一樣的自己。順利地,在五個月的劍橋學習課程後,我通過了劍橋中高級的官方考試,認證雖不是可以完全代表英語能力的指標,但這項考試讓我看見自己在英文上的進步,這就值得了,不是嗎?

 

完成語言學校的課程後,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,我決定一個人前往紐西蘭進行簽證轉換,預計在澳洲多停留半年打工與旅行。在此,要再次感謝傑瑞斯熱心的顧問們,隨時為我們著想,有任何問題,皆能以快速而有效率的方式為我解答與處理,使我能夠在抵達紐西蘭的第二天就順利取得打工度假簽證,因此可以放心地漫步在這個美麗的城市。

 

後續在 Home  Peter 的建議下,我在 SUSHI TRAIN 日式連鎖店擔任廚師,其實,我一點都不懂得 Cooking,甚至有點害怕拿刀,要迅速地將食材切片或切絲,這對我而言,比學英文還難上 100 倍,但為了籌備下一趟南澳旅行的旅費,我硬著頭皮也得努力學,在三月個的打工生活下來,我想我真正學習到的不是英文,更不只是如何做壽司,而是日本人、韓國人與澳洲人大不相同的工作態度。

 

我認為傑瑞斯帶我遇見的感動,不僅僅是這些文字可以描述的。從前,我不曾認為我可以一個人旅行,不懂得把握擁有的許多人事物,臺灣便利的生活應使人更懂得珍惜,而不是視為理所當然。我想,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在 JOSEPH FAMILY 生活的每一天,是他們告訴我「FAMILY」是什麼,Peter 與 Heather 總是認真的與我分享生活中的每一件事,對待我就像自己的女兒一般;在語言學校裡,老師與同學給予我的每一句鼓勵,「You will be fine.」若沒有這句話,或許我不會相信自己可以通過劍橋語言認證,並完成許多非預期中的計劃。

 

當然,在旅行的路程中,令人感動的事情,除了美麗的風景外,人情味與人與人之間存在的氛圍更是讓人無法忘懷。我不會忘記在 Sydney St. Mary 大教堂所感受到的莊嚴氛圍;在 Tasmania 一名行動不便卻比任何人都認真記錄生活的旅人;在 Auckland 教堂裡,一位婦人告訴我三十年前她在這個教堂結婚的故事,這些感動是傑瑞斯帶給我的,若沒有傑瑞斯, 我將不會看見另一個角度的自己!

 

 

 

謝謝您!

 

 

 

韓文欣
韓文欣 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傑瑞斯 JRIS 澳洲闖天下

j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