傑瑞斯帶我遇見的感動 - My Story (3) 陳思瑜


傑瑞斯我遇見的感動(打工渡假回憶 是一輩子的養分)

 「年輕時的流浪,是一輩子的養分」,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總是鼓勵年輕藝術家往外走,看別人、也看自己,細數這趟趕在三十歲以前的人生壯遊片段,無論是美景或旅途中的意外插曲,現在回想起來,都是人生中值得回味、感動的吉光片羽。

 

代辦申請語言學校 與世界交朋友

旅居國外,體驗異國生活是個我從小就放在心底的夢,留學曾經是我的首要選項,但顧及家中經濟並非如此寬裕,二來大學畢業後剛好有個不錯的職缺,於是就這様進入職場工作,但工作了四年,想調整工作方向,再加上出國的想望並未隨之減少,恰好當時台灣青年到澳洲打工渡假,正值方興未艾之際,於是索興辭了工作,給自己一個「Gap year」。


最初報名語言學校最大原因,就是想紮實自己的英文底子,但實際上了十週後,除了語言的進步,在與來自世界各國的人來往交流裡,無形增加的自信是我的意外收獲,更重要的是,在語言學校裡遇到的各國朋友,讓我對世界的認識更加立體,反倒讓我回國重返職場後,遇到從外國來的友人,更能與他們暢快談天。


還記得上語校的第一天,一踏進被分配到的班級發現,加上我整班竟然只有「唯二」亞洲人,其餘大多是巴西、哥倫比亞、瑞士等國籍的同學,雖然我很想和影集上演的畫面一樣,和外國同學們在課後有說有笑的談天,但問題來了,彼此文化差異太大,再加上語言的隔閡,談天內容除了上課的制式問答以外,要進行真正的「聊天」其實並不容易,有半個月的時間,我下課休息就是自己坐在椅子上發呆,看著那些外國同學們聊得開心。


「這樣自閉下去不行」,有一天我實在受不了,在心裡這麼對自己說,於是我開始學其他老外,有問題上課舉手發問,分組玩遊戲時特別認真,提高自己的戰力,老外同學們自然喜歡和我一組,於是漸漸的我打進他們的圈子,甚至教他們說中文,到了結束課程的前一天晚上,大家還相約一起到酒吧喝酒。


這段經歷看似平凡,但對我而言有著「突破困境」的意義,記得最後那個大家一起喝酒的晚上,走在回家的路上,心裡突然有種「達成業績」的成就感,回台工作後,有時遇到了瓶頸困難,我也會回想起這段經歷來激勵自己。

 

F1 打工體驗世界運動賽事盛況

台灣因為地理環境,以致於大部份的台灣人,很少能親身參與世界重要的運動賽事,更不用說在裡面工作。而這次赴澳,待在墨爾本的時間剛好會遇到世界一級方程式賽車(F1)的舉行,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,用了當地人的人力網站應徵F1的工作人員,沒想到經過一輪面試後,對方寄來了錄取信,我便開始了我人生裡最「國際化」的一份工作體驗。


雖然在 F1 的工作內容,只是維護場地秩序的小工作人員,不過正好我所在位置,離車隊駐紮處不遠,同時也是賽車要開往賽道的必經路口,縱然看不到賽車馳騁,但卻能更近距離看到賽車與車手,而且還能現場直擊,當賽車要上場前,車隊的工作人員幫賽車換輪胎、做最後檢查的場景,首次目擊,腦海中的第一個念頭竟是:「原來以前玩的賽車實境遊戲畫的是真的!」只不過在比賽現場,能立即感受到賽車分秒必爭的氛圍,更不用說,當正式比賽開始時,聽到賽車的高分貝的呼嘯聲時,雖然耳膜快被震破,必須得戴上耳機保護,但這發自內心血脈噴張的感受,讓我突然了解,為何賽車這項極限運動,會讓世界上這麼多人著迷。


而 F1 雖然和澳洲網球公開賽一樣,都是世界重要的國際運動賽事,然而就如同大家說「賽車是用錢堆砌出的比賽」,從整場活動的氛圍多少也能聞得到奢豪氣味,從紀念品的販售價格不如澳網來得親民外,會場裡給VIP的特殊區域、包廂也明顯增加許多。


此外,比賽期間,除了賽車之外,會場裡亦會停放許多平時難得一見,世界各大車廠在各年代出的復古跑車,再配上美豔的香車美人,總讓不少人(男性居多)在此地流連忘返。


經過這次的 
F1 賽車初體驗,坦白說,我對賽車的比賽規則仍是不了解,但確實我的眼界,又被打開了一些。

 

難忘美景  東澳 1770 小鎮的粉紅色日落

旅行前,總會事先規劃好幾個景點,希望能看到其他人口中所描述的美景,但若是當美景無預期出現在你眼前,這一幕將會永遠深烙在你心中,成為你的「鄉愁」。


語言學校課程結束後,我與幾位朋友便決定開車玩東澳,從布里斯本出發的我們,採取邊停邊玩的旅行方式,在決定下一個停靠點時,無意中在地圖上,看到一個名為「
1770」的小鎮,基於好奇以及不趕時間這兩個理由,便決定造訪且順道停留一晚。


決定進 1770 小鎮之後,我們正好開車經過一片海灘,稟持著「看到海灘就要下去玩水」的原則,把車停好後,便要走到海灘上踏水。1770 的海灘不像黃金海岸有波濤洶湧的浪花,它有些類似沙洲,沒有浪花,只有平靜的海水,以及停駛在遠處的船隻。


而當我們循著馬路邊的小徑,走進海灘時,恰好是太陽要下山的時候,走過轉角迎面看到的,是整片被染成粉紅彩霞的天空,平靜的海面,也被染成粉紅色,我們每個人的臉上和身上,也被照著粉紅色的光,頓時有種不知自己究竟身在天上或人間的奇異感。


在台灣看過好幾次夕陽,但從來沒想過夕陽在這裡,竟能拆射出這麼美的顏色,看著這片美景,我捨不得眨眼,也沒拿出相機記錄,總覺得相機一拿出來不僅煞氣氛,也拍不出我當下的感動,於是我用眼晴當相機,照下這片美景,永遠留存在我的心中。

 

 

 

 陳思瑜
陳思愉  

創作者介紹

傑瑞斯 JRIS 澳洲闖天下

j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