傑瑞斯帶我遇見的感動 - My Story (4) 李振安



故事開始的地方

我不是個浪漫的人,卻在澳洲遇見最浪漫的事,二十多歲的我,一直對出國這件事沒什麼動力,喜歡露營、喜歡爬山、喜歡遊山玩水,但總是沒出國的想法,老媽總叫我出去見見世面,但就好像是唱反調般,嘴上說怕麻煩,心中帶點對未知的不安,一次又一次的回絕了出國的機會。


然而,朋友的影響有時遠大於父母,想法也會隨著年齡改變,2009 年,當好友 Andrea 和 Patrick 邀約一起去澳洲打工旅遊時,第一次有了想出去看看的念頭,無奈手中的工作無法斷然放下,只能目送他們遠行,但這股念頭卻無法忘卻,想踏上未知的土地、想展開未知的旅程,這些想法在心中慢慢萌芽和茁壯,越來越強烈,直到 2010 年春天,工作告一個段落,突然有四個多月的空窗期,這個隱藏許久的念頭終於轉為衝動,在心中悄悄爆發,什麼都沒準備的我,手上只有一張當初朋友離開時給我的傑瑞斯名片,馬上前往忠孝東路的門市諮詢,接待我的 Vicky 親切和詳細的告訴我許多相關資訊和行前準備,原本天馬行空的想像一夜之間變成清晰可行的藍圖,月中才決定去澳洲,月 15 已經在飛機上,前往那被衝浪者稱為天堂的地方,黃金海岸。


第一次自己出國且英文又爆爛的我,仍堅持不要接機服務,鐵了心就算是比手畫腳,也要享受這得來不易的「人生地不熟」體驗,光是這一天,我跟外國人問路交談的次數已遠超過我前半輩子累積的全部,也許是他們都面帶笑容的關係,跟外國人講話並沒有想像中的可怕,原來肢體語言也是真正的國際語言阿,雖然人在異鄉,這邊的人情事物卻讓我一點都沒格格不入的感覺,看著窗外的好天氣,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,陽光普照卻不見炎熱,遼闊的草原上牛隻慵懶的甩著尾巴,陽光、友善、熱情,這就是我對澳洲的第一印象!下火車後,坐公車前往 Surfers Paradise,計畫與我兩位朋友分房租,一方面省錢,一方面有個照應,我那沒良心的朋友,儘管知道我這天抵達,仍然跑去水上樂園逍遙了,只給我一隻電話說是一起住的室友,到了請她開門,我便打了電話跟這位陌生的室友約了公車站附近的地方見面,在等待的過程時,我看到來來往往的人們穿著T恤與沙灘褲,穿著拖鞋甚至打著赤腳走在街上,頭上多半掛個太陽眼鏡,人人都一臉輕鬆自在的模樣,相形之下提著大包小包行李,穿著長袖襯衫及牛仔褲的我更顯彆扭,真恨不得趕快把行李一放,換個短褲直奔沙灘。


過了不久一位穿著熱褲的辣妹向我走來,一頭烏黑長直髮配上黑色墨鏡,高挑的身材及修長的美腿很難不惹人注意,原來她就是來接我的正妹室友 Vanessa,儘管她年齡比我還小,但由於脫俗的外表及超齡的氣質,我們私下都叫她長腿姐姐,原來他們也是透過傑瑞斯來澳洲的學生,Vicky 知道他們都在 Gold coast 找落腳處,就給了他們彼此聯絡方式,就這樣湊了五個人合租一間兩房公寓,除了我的兩個朋友外,還有一個台灣女生 Miranda 及一個巴西女生 Marcela,說著說著走到了租屋處,我一看驚為天人,跟我想像中的公寓完全不一樣,遊泳池及 SPA 池、Villa 風的建築、碩大的中庭、露天 BBQ 器材,離 Surfers Paradise 步行只要三分鐘,而且在合租的情況下,房租又非常便宜,當下覺得自己實在太幸運了,更讓人期待在這裡即將展開的新生活。


當天晚上,室友們決定用 BBQ 歡迎我的到來,相較於台灣,BBQ 在這是很常見的用餐方式,可能是這邊的牛肉便宜又美味的關係,在我忙著處理剛從 Cores 超市買回來的牛排時,另一位女室友回來了,她一進門就充滿活力的說「我回來了」,眼神咕溜咕溜的打量我這陌生人並跟我打招呼,不知道為什麼,原本沉浸在悠閒氣氛中的我突然緊張了起來,很有禮貌的跟她打招呼,她就是 Miranda,活潑外向的個性讓人有很可愛又很親切的感覺,晚上,享用完 BBQ 的我們在屋內閒聊著,我厚著臉皮拿出幾個當童軍所學到的團康遊戲,還好大家賞臉玩得很開心,氣氛也因此變得很熱鬧,再晚一點巴西女孩 Marcela 也回來了,臉上總是掛著陽光的笑容伴隨著葡萄牙話上揚的尾音,巴西人的熱情果然名不虛傳,很快就融入大家的氣氛之中,跟大夥玩的不亦樂乎。


儘管晚上因為時差有點失眠,第二天早上我仍起了個大早,在陽台吹吹風,新鮮的空氣夾雜著海水淡淡的鹹味,活動下筋骨後拿出前一天買的蛋與培根準備早餐,這時 Miranda 也起床了,我順便幫她準備了早餐,兩個人邊吃邊聊,知道她早起是為了要去打工,我想想我對附近還不熟,下午才要去語言學校報到,便自告奮勇陪她去上班,順便請她幫我介紹一下環境,路上兩人有說有笑,同時也發現這個城市的美麗,即使是市區也不乏茂密的綠樹,乾淨整齊的街道與陌生人打招呼的聲音互相呼應,走過通往 Chevron Island 的路橋,河面風光美的令人嘆為觀止,碧綠的河水上有輕輕的漣漪,水岸旁沒有半個垃圾,取而代之的是早起覓食的白鷺鷥,離橋再遠一點的地方有幾間河邊小屋,每個小屋前都停靠著帆船隨著水波輕輕搖曳,風光明媚的景象讓人心曠神怡,到了店門口,不知道為什麼離開前我很自然的問她幾點下班,我再來陪她走回家,她也笑著答應了,也許是想跟她再一次肩併著肩走在這美麗的城市裡吧。


下午到語言學校辦報到手續,做分班測驗、選擇上課的時間等等,雖然第一天不用正式上課,但語言學校在分班流程這部分做得很謹慎,筆試完還要面試測驗口語能力,畢竟分到適合的班級學習起來才有事半功倍的效果,等到辦完這些行政作業已過了大半天的時間,回到住處稍作休息後,有個澳洲人來找 Andrea 跟 Patrick,他的名字叫 Peter,原來我這兩位同學剛來澳洲時,學校安排的寄宿家庭是 Peter 家,現在即使搬出來了仍然是很要好的朋友,Peter 是個很好相處的人,除了年齡相近外他還很有耐心,跟我們講話會放慢速度並確認我們有沒有了解他的意思,因此儘管是第一次見面,我跟 Peter 還是聊了很久,聊衝浪、足球、澳洲橄欖球等等,他還答應隔天要帶滑板來教我溜滑板,能跟外國人用英文閒話家常是我以前不敢想像的事情,更不用說交到一個外國朋友!看一看時間差不多了,我便厚著臉皮回到 Miranda打工的地方等她下班,太陽下山後的城市又是另一種光景,我們在美麗的夜色與河畔旁讓人微醺的晚風中走了回來,路上究竟聊了些什麼我已經不記得了,但 Clock Hotel 的超大紅色霓虹燈、河面上絢爛的倒影、與 Miranda 甜蜜的笑容,卻都歷歷在目令我一生難忘,接下來幾天我都陪她散步去上班,只是這樣在街上走著卻變成我一天中最大的樂趣,無話不聊也讓我們更加了解對方,才認識沒多久,卻有種特別熟悉的感覺,我們總說好像在台灣的哪裡有遇過對方。


到了 月 20 這天,對面的夜店 Bedroom 舉辦學生之夜,我跟 AndreaPatrick 所讀的學校與 MirandaVanessaMarcela 所讀的學校都有一堆同學前來,住在這邊身為地主的我們當然也不能缺席,晚上家裡特別熱鬧,一些較要好的同學相約先來我們家裡蓄勢待發,女士們都拿出各種化妝品塗塗抹抹、並穿上精心準備的晚禮服盛裝打扮,而我們男生就簡單多了換上襯衫就好,剩下的時間只好笨拙的拿著髮蠟不停搓著頭髮,經過一番折騰總算全員整裝完畢,往 Bedroom 出發!敝人在台灣去夜店的次數屈指可數,就算去了也都是在旁邊聽聽音樂喝酒聊天,沒想到來到國外的夜店大家都在跳舞,連能坐著休息的地方都一位難求,我只好先喝幾杯調酒壯壯膽,特別挑了個舞池邊緣的地方,硬著頭皮跟隨音樂擺動身體,假裝自己很會跳的樣子,Miranda 可能跟我一樣沒什麼跳舞經驗,也到舞池邊緣陪我,過了一段時間不知是任督二脈突然通了還是酒精發揮作用,我們好像越跳越好了,擺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,這時看到 Venessa 跟幾位同學在舞池中央跳的正 high,我便提議去舞池中間跳跳看,一進去氣氛更熱烈了,香水夾雜著汗味,在隨著音樂升高的體溫中揮發,人們用吶喊回應 DJ 的呼喚,跟著節奏用力舞動身體,好像要擺脫枷鎖般的狂野,一些原本斯斯文文的同學,跳起舞來真是出乎意料的熱情奔放,原來會不會跳舞不是那麼重要,重要的是融入這個氣氛就好,跟著音樂放鬆心情,身體自然會帶你找到感覺。


跳了一會後我們回到吧檯邊休息,邊喝調酒邊聊天,我突然覺得今天的 Miranda 格外漂亮,深紫色的短裙禮服穿在皮膚白皙的她身上格外亮眼,大銀圈耳環配上她的大眼睛閃閃動人,似乎周圍再怎麼喧囂也無法讓我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,她指著舞池另一端微笑說道「走吧~我們去那邊跳舞。」,跟在她身後走了幾步,看著她的身影我突然伸出雙手從背後輕輕抱住她的腰,她轉過身來看著我,我先是愣了一下被自己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,接下來腦中一片空白,嘴唇感到一股溫暖,我聽到旁邊驚呼聲連連,還聽到有人用中文大喊「你看他們!」,我才意識到我們正站在人群中接吻,時間好像暫停了一樣,所謂剎那間的永恆也許就是這樣的感覺,就這樣,沒有誰對誰告白,也沒有誰給誰情書,突如其來的一個擁抱與深情一吻,我們就這樣如同電影情節般的在一起了。


接下來在澳洲的日子我們一起嘗試了各種不同的事物、體驗各種新奇的冒險旅程,我們在氣溫偏低的時候跑去 Wet’n Wild 水上樂園玩,冷的要命;我們參加了來自各種不同國家同學所舉辦的 BBQ,韓國人出乎意料的愛喝酒、日本人連喝醉都超級有禮貌、捷克人很愛講冷笑話、巴西人沒有音樂也能跳舞總是把氣氛弄得很 high;到了端午節的時候我們跟室友一起坐火車去布里斯本,到傑瑞斯的辦公室領粽子,讓我們在國外也能感受過節氣氛;我們去逛了 Pacific Fair 商場與 Carrara 市集,一樣是賣東西的地方卻有兩種完全不同的風情;我們到 Clock Hotel 點了牛排套餐,只因為每天路過他的招牌實在太吸引人;我陪 Miranda 回去探望她之前住的澳洲寄宿家庭,女主人 Toni 準備好幾道私房菜招待我們;我們還找時間再去了趟布里斯本,到 Long Pine 動物園一圓擁抱無尾熊的夢,順便跟袋鼠來個零距離接觸;我們在 Movie World 彷彿置身於電影世界裡,不但讓人印象深刻也讓愛拍照的我們拍個過癮;即使平日沒時間出遠門時,我們也常常坐公車到附近各個不同的海邊走走,Gold Coast 的海灘真的很多很漂亮,Surfers Paradise 海灘雖然很棒但人總是多了些,有時我們更喜歡到人比較少的海灘散步,欣賞不同海岸的美景,砂很細踩起來很舒服,在沙灘上邊曬著太陽邊讓海風微微輕撫真是人生的一大享受,語言學校的課程結束後我們當起背包客,坐飛機到墨爾本玩,在 Phillip Island 看著小企鵝在腳邊穿梭,在 Great Ocean Road 驚嘆造物神的偉大,去 Sovereign Hill 的金礦裡探險,又轉換心情搭上 Puffing Billy 的蒸汽火車,硬擠出一點時間到 Brighton Beach 鼎鼎大名的彩虹小屋觀禮,每天都有不一樣發現與驚奇,著實開拓了我的眼界,亦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旅程,不僅因為每天都很充實美滿,更因為對的時間身邊有對的人相伴。


有一天我們在海邊聊著天,聊到澳洲是個熱情又美麗的地方,Miranda 隨口說道如果能在這結婚真是件浪漫的事情,接著我們便改變了話題,但這一句話卻一直停留在我腦海中,我知道我真的喜歡這個女孩,想跟她一直走下去,又想到我回台灣的時間整整早了她半年,心中突然有個想在這跟她結婚的衝動,回去後先跟我的兩位同學私下商量了一下,他們當然被我的這個想法嚇到了,提醒我不要被愛衝昏了頭,我也告訴自己這種大事要好好思考一下,過了兩天我遇到 Peter 聊起這件事問了他的看法,出乎意料的他很支持我,他說 Miranda 與我看起來就像是 soulmate,是彼此心靈契合的伴侶,這句話對我的幫助很大,因為我們在相處上的確都很了解彼此,總是能猜到對方的心意,相處上又很懂得尊重對方,要找到跟自己如此合得來的人是很難得可貴的,與其想為什麼要結婚,不如想為什麼不結婚?以前常聽到別人說等有經濟基礎、有房有車再結婚會比較好,但我認為等到那時青春也過了,我們也不再是現在的我們,更不會有現在的感動了,既然我確定這是我想要的,那就結婚吧,當然結婚不是一個人說了算,接下來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讓女方點頭了!


我先是把日後打算去雪梨的旅費買了一枚鑽戒,畢竟雪梨以後還能去,求婚可能只有一次機會,接著我開始與眾多臭皮匠們一同策劃如何求婚,光是地點就很難決定,想在海邊求婚,但是這邊的海灘嚴禁煙火,連點蠟燭都不行,Andrea 陪我去租商場外的大螢幕牆打算在她路過時放影片求婚,可惜只有公司才能租借,最後決定走溫馨路線在家求婚就好,但前提是要佈置的很有氣氛!到了要求婚這天,我送 Miranda 去上班後,一堆語言學校的同學陸陸續續前來幫忙,我們把 Miranda 房間內全部的東西跟家具都搬出來清空,然後將一百顆氣球貼在牆上,氣球上再貼上我們到不同地方出遊的照片,接著把彩色緞帶貼掛在天花板上,最後將一百個白色蠟燭放在地上,排成一個大愛心,左右兩邊各是我們英文名字的開頭字母,靠著來自各地的朋友幫忙,很快就大功告成,而且佈置起來比想像中的還漂亮!


最後就是看我表現了,本來不怕失敗的我,看到那麼多親朋好友前來助陣反而有點擔心起來,希望別在他們面前洩氣才好。傍晚我去 Miranda 打工的地方陪她走回來,離家約五分鐘腳程的時候打電話給室友假裝沒人接,作為關燈點蠟燭的暗號,到了家裡 Miranda 一如往常的要先去房間放包包,當她打開房間門她馬上用手摀著嘴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,我牽起她的手走進蠟燭排成的愛心中,因為我們都很喜歡以中古世紀為題材的電影,我單膝跪下對她說:「我想當妳的騎士,守護妳一輩子,嫁給我好嗎?」她又哭又笑的點頭答應了,這時來幫忙的朋友們都從躲藏的廁所裡跑了出來,與我們一起慶祝求婚大成功,當下的感動真是無法言喻!我們在 2010 年 月 號這天在澳洲公證,來了二十幾位好朋友參與我們的婚禮,由 Andrea 和 Patrick 當我們的見證人,Peter 幫我們借到一個高空泳池的場地來辦婚禮後的 BBQ,雖然婚禮是兩個人間的承諾,但這些朋友的一路相伴讓我們的婚禮不再只是兩個人之間的事,從相遇到結婚,他們的參與都讓我們的故事更加美好,回台灣後補請婚禮席開四十二桌,但我總是更懷念那只有二十人的澳洲婚禮,簡單而莊嚴並有著最真誠的祝福。


現在我們結婚三年多了,也已經升格當爸媽,有兩個調皮又可愛的小傢伙,會在澳洲結婚是當初完全意想不到的事,只是想出國開開眼界,結果遇見生命中最重要的女孩,我想這也是旅行最吸引人的地方,無論你規劃的再完善,你永遠不知道前面是什麼在等著你,所有的資訊、地圖都只是架構,人才是故事的主角,你的故事從你出發的那一刻才開始,經過這次澳洲行,也讓原本不愛出國的我變的期待每一次異鄉之旅,婚後這三年的時間我們又去了美國、義大利、關島、泰國、馬來西亞,每次的旅行都是全新的體驗,將各種不同的感動陸續寫進我們共同的回憶裡,我們也計畫等我們年紀大一點時再去澳洲一次,回到故事開始的地方重溫當初的點點滴滴,生命中也許有太多的不確定常讓人感到後悔與遺憾,但我確信能在澳洲與她相遇,是我一生中最幸運的事,感謝傑瑞斯讓我們相遇,去澳洲的這趟旅程如夢似幻,帶給我最美麗的回憶,同時也開啟了我人生中另一個幸福的旅程。




Miranda & 李振安
李振安  

創作者介紹

傑瑞斯 JRIS 澳洲闖天下

j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