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很多學生會問,我想去澳洲打工渡假,但我要怎樣說服爸媽讓我去?!?!?!

可以讓父母看這篇報導唷!!!  小編覺得他寫的真好。

你是不是也跟小編一樣想對爸媽呼喊: 別拿我跟上一代比,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成功!!!!!!

 

2012年Y世代工作觀網路調查 年輕世代:別拿我跟上一代比!

 

當年輕人低薪與失業議題被討論得沸沸揚揚之際,這群目前已佔380 萬人,屬於25~34歲的職場Y世代(1978年後出生),自己究竟怎麼想?《Cheers》雜誌於9月針對一千多位Y世代進行「2012年Y世代工作觀調查」,結果發現,年輕人不認同用上一代的框架來評估自己;此外,Y世代要的不只是工作,更是可以一展長才的舞台,卻有高比例的Y世代表示曾試圖在工作中創新,但未獲得主管足夠的支持。然而,新世代也反省自己,創新有餘,國際觀則仍須加強。

其中有三大發現,與兩大轉變:

發現一:別拿我跟上一代比,我要用「自己的方式」成功!

「不要用上一代的標準來看我」,是這個世代最主流的心聲。對於自己這一代,最多人認為「時空環境不同,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成功方程式,不該比較」(41.6%)。此外,大企業的神話破滅,Y世代選擇工作時,最重視「個人未來成長機會」(71.3%)、「薪水、獎金與福利」(65.0%)等個人因素,選企業品牌的則只有7.9%,顯示大企業的吸引力不再,Y世代更重視工作對個人的價值與意義。

至於目前社會關注的低薪與失業話題,是否真是他們最在意的焦點?其實,相對於「薪水太低」(24.2%)及「可能面對失業及無薪假」(8.2%),Y世代更關心「提升專業」(63.5%)、「培養格局與視野」(63.2)。

發現二:給我舞台,不要只給我工作!

 比起工作,Y世代更渴望企業給他們舞台。調查顯示,69.8%的Y世代表示曾在工作上嘗試突破與創新,然而,就Y世代主觀的感受,環境中並沒有足夠鼓勵創新的文化,當他們創新時,40.8%是「只有結果成功時,才會被公司肯定與支持」,甚至有17.8%受訪者認為「主管對我的期待是『一個口令一個動作』」。企業如何給予他們足夠的揮灑空間,是主管們應該思考的課題。

發現三:自認「自由、個性、創意」,但也會自省

 至於最能代表自己的形容詞,Y世代認為前3名依序為「自由」、「個性」、「創意」,這個世代的工作者,希望在團隊中各個是明星,都有盡情發揮個人能力的機會。而特別重視自我的Y世代,對自身的不足並非全無自省與自覺。近6成的Y世代認為,和上一代相比,自己這個世代不夠關心社會與人群;更有接近8成的Y世代,認為和鄰近亞洲社會相比,台灣年輕人世代不夠關心國際變化。

除了三大發現,《Cheers》雜誌更在整理台灣社會25~34歲為主的各種關鍵數字時,發現近10年間的兩大重要轉變,值得台灣社會注意:

轉變一:當頭家比例,10年縮水一半

首先,Y世代選擇創業或當SOHO族的比例節節降低。從去年數字來看,無論是25~29歲,或是30~34歲的Y世代,皆有9成以上比例受雇於自家公司、私人企業或政府單位,「雇主」和「自營作業者」的比例則極低。相較10年前,25~29歲的「雇主」和「自營作業者」6.3%,30~34歲則有14.0%。年輕人選擇「當自己老闆」的比例在這10年間一路下滑,目前僅剩當時的一半左右。

轉變二:民選機關首長比例大減

 此外,Y世代在台灣商界、政界的影響力都還十分微弱。在行政機關的政務人員,例如內閣各部會首長等人,39歲以下的比例佔3.4%,至於民選機關首長,Y世代表現則遜色不少,39歲以下人數的比例,由2002年的6.4%降為去年的2.1%,代表在選民心中,Y世代參選人在執政能力等各方面,還有待加強。

同場加映:Y世代回應上一代「請給我們可以發揮的舞台」

 調查中,《Cheers》雜誌也特別整理了幾位近年對年輕世代發表評論的企業領袖意見,希望藉此進一步瞭解Y世代對這些意見的想法。

呼應前述Y世代「不只要工作,更要舞台」的調查發現,Y世代最認同宏碁集團創辦人施振榮為年輕人的發聲:「講沒有人才、一代不如一代,不但不公平,也是我們這一代的問題,因為我們沒有提供下一代可以發揮的舞台。」(92.6%),足見年輕世代對於發揮舞台的渴望。

【調查說明】本次調查於2012年9月10日至9月18日在《Cheers》網站上進行,共回收有效問卷1,115份,有效問卷為1,072份。調查執行:《Cheers》雜誌、《天下》雜誌調查中心。

創作者介紹

傑瑞斯 JRIS 澳洲闖天下

jr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